RENO之行——0-10000 KO夺冠记

作者:小肖的桥牌世界

2022年3/12-3/19,我们全家一起飞往Reno,参加于当地举行的北美桥牌春季大赛。这是自新冠病毒在全球肆虐以来 ACBL举办的第二个线下大赛,是Eric和我参加的第二次NABC,Jeff的第一个NABC。对成绩我们完全没有期望,只是想纯 粹地享受桥牌的乐趣。我们在来Reno之前已经和另外两位20多岁的美国年轻人约好,一起打0-10000的队式淘汰赛,如果 早期就被淘汰,则转战后面的0-2500瑞士制队式赛。这两位年轻人分别是Kyle Rockoff和Sarik Goyal,都是 USBF(美国桥牌联合会)青年培训营里的佼佼者。

3/14日下午1:00,0-10000 KO正式开始。总共有13个队伍报名参加这个比赛,我们队的大师分总数较低,排在13 个队伍里的第10位,所以第一轮被分配到一个3-way小循环,和4号种子,7号种子各打14副,两个成绩较好的队伍 进入下一轮。我们两节比赛打得很顺利,除了有一副牌Kyle拿13点忘记开叫导致我们输掉11点以外基本没有什么别的 损失,这样我们就进入了当天晚上7:30的第二轮。

我们第二轮的对手是一支华人队伍,来自德克萨斯,也是我们很熟悉的朋友,Steve Chen和Sarah Chen带着他们的 两个孩子Charlie Chen和Andrew Chen。Charlie和Andrew还是Eric和Jeff在USBF青年训练营里的队友,正在一起准备年底的 美国桥牌选拔赛。他们第一轮比赛淘汰了二号种子,显然有着不俗的实力。从第二轮开始,比赛开始采用正式的帘幕,并且有摄像 头进行监控,这也是我头一次打这么高级的比赛。第一节我和Jeff出场,发生了一个较大的叫牌误会,导致叫到 5 被加倍-4,输掉800分,好在Eric/Kyle在另一桌打成了3NT得+600,只侥幸输掉4imps。 第一节14副打完,我们35:31领先4点。第二节换成我/Eric,Kyle/Sarik。这一轮的牌对我和Eric方向有很大的考验, Eric在几个关键局上都出现了判断失误,我一度觉得己方已经输定了,但好在Kyle/Sarik表现非常出色,让对方基本上没有 占到什么便宜,最后我们总分29点胜出,进入了第二天的半决赛。

半决赛和决赛都是四节,每节14副牌的长程队式赛。我们半决赛的对手是11号种子,他们在昨天晚上的第二轮比赛里爆冷淘汰 了3号种子,但客观地讲,这也是我们进入决赛的一个绝好机会。对手队中有一位老太太Alison Shoemaker,看见10岁 的Jeff打桥牌感到非常惊奇,还拉着他一起合影。我安排Eric和我打1/4节,Jeff则和我打2/3节。第一节我们42:25领先, 第二节又以44:26扩大优势。其中Jeff在第26副牌叫上大满贯:

Jeff坐东开叫1 ,我应叫2 ,通常5张套,进局逼叫。Jeff再叫2 ,表示所有11-15点的低限, 或者14+以上6+ 。我认为 套潜力不错,如果同伴有6张以上 的话满贯仍然有希望,所以加叫 到3 ,Jeff立刻4NT罗马关键张问叫,我5 回答一个关键张后继续5 接力问将牌Q,我答叫6 表示 持有 Q的同时还有 K,Jeff继续6 询问 K,我遵命叫上7

首攻是 8,Jeff只思考了两秒钟就示意我从明手出J,我当时紧张得无 以复加,难道大满贯第一墩就飞牌?果然北家出 Q,结果被Jeff将吃!原来 如此,大满贯顺利做成,赢得13imps。

第三节我们40:21再胜,三节领先达到了54点。其中第34副Jeff把我推上了原本打不成的6

我坐东开叫1,南家3 阻击, Jeff扣叫4 ,北5 ,我加倍打算惩罚。 下家pass后,Jeff直接跳叫6 。首攻 是 K,我一看 各有一个无法避免 的输墩,只好硬着头皮吃进首攻,清光将牌后顶出 A。北家得进后 简单出 交还给明手,这样我拿光 赢墩,连续奔吃将牌,最后南 家在 上受挤,+980。 如果北家 A进手后回出 打掉威胁张,则定 约无法完成。这副牌我们赢得14IMPs,也彻底断送了对手翻盘的希望,他们选择在三节结束后弃权,这样我们就进入了第三天的决赛。

决赛的对手没有意外,是本次比赛的头号种子,来自佛罗里达的一支队伍,队中包括一位哥伦比亚国家队成员 Carlos Hoyos,他的ACBL大师分是全队中最少的,但也有5971分,比我们全队的总和还要多得多。他们一路高歌猛 进,其中半决赛也是三节大胜逼迫对手弃权。和半决赛一样,我还是安排Eric和我打1/4节,Jeff和我打2/3节。

第一节遭遇战,我和Eric第四副丢贯,而在第7副上又发生重大叫牌失误,叫到5NT有局被加倍宕 四,-1100分。好在Kyle/Sarik发挥神勇,第一节战罢我们46:28领先18点。

第二节Jeff上来,对方可能想欺负小朋友,几个叫牌不太合格,结果前12副牌被我们打了个42:8,直到 最后两副牌他们才抓住Jeff坐庄的失误捞回来17点,我们42:25再胜一节,半场领先达到了35点。

第三节竞争达到白热化。第31副我们单方有局本有铁成的3NT,但对方鬼使神差地找到了4-4配 的4 (其实是叫误会了),在我方3NT后 用4 牺牲!我无奈加倍,只得300分,对方赢8点。好 在第33副我一个打不成的3NT,在连续奔吃长套赢墩时对方垫错牌让我做成,扳回7点。双方互有胜 负,直到最后一副,我们桌上惩罚对方的5 牺牲叫得500分,但另 一桌对方叫到6 并做成,输掉 10点,这一节我们以20:33失利,双方差距缩小到了22点。

第四节一上来我就拿到这么一副好牌:

Eric第二家开叫1 。我2 逼局, 他再叫2 表示所有11-15点的低限 牌或6+ ,14+的好牌。我再叫3 表 示6+套,此时他再叫3 就确认了 14+,6+ (10-13,6+ 的 牌我们体系开叫2 )。我此时的想法是不 能保守,一定要拼,22点的优势并不保险,于是我选择在3 后 直接跳叫6 成为最终定约。

南首攻小 。我长考了几分钟之后决定明手放小,不料北竟然 跟出一张 8,真是意 外之喜。我 10得牌后连打将牌AKQ,虽然发现将牌是4-1分布, 但定约机会仍然不小。我出第四轮将牌送给北家,他打回 ,我手里 A拿。继续奔吃将牌,南家以为他的 已无用处,开始不断地 垫 ,这样让我轻松做成。当然如果他留住所 有的 ,就会在 上受到挤压,我一样能完成定约。这副牌另室对 方只叫到4 ,我方得10IMPs。

第50副对方也发生重大叫牌失误,南开叫1NT,Eric跳叫3 表 示6+ ,北加倍,向我提示是takeout(我和北是screenmate),但 南家选择放过,结果3 铁打不宕,我方得670分,赢11IMPs,基本上 锁定了胜局。最后第四节我们36:31获胜,四节总分是144:117(ACBL公报上的第四节比分有误)。

这样我们就赢得了0-10000 KO比赛的冠军。Kyle在比赛结束后兴奋地跳了 起来,终于显示了他孩子气的一面。赛后ACBL官方女记者采访我们的时候提到Jeff可 能是赢得NABC limited Event(大师分有上限的比赛)最年轻的牌手,我才知道还有这 么一个记录。第二天的公报上果然指出,Jeff把原来14岁的记录往前推了4岁之多。我事先根本都不 知道有这么一个事儿,所以也就没有任何心理负担,但“有心栽花花不活,无心插柳柳成荫”,也 是一个意外之喜。希望这只是Eric/Jeff漫长桥牌生涯的一个起点!

版权所有©小肖的桥牌世界